Jessie

-黄油曲奇-:

每个人都是个体,我不指望别人来迁就我,也别指望我会去迁就别人。

好友之间都是平时你一言我一语中慢慢了解起来的。

我是很珍惜,不知道别人怎么样。

交新朋友很难很烦,因为重新讲关于自己人生很累,也不一定会开心,而且也懒得讲。

 

-黄油曲奇-:

【逆光行走】系列

最近两个礼拜只要天气给力,每到傍晚饭点的时候,就在校园里逛拍逆光题材。额~~不要觉得俗,我就是喜欢逆光、喜欢光斑、喜欢小清新小情绪。(之前几张照片也是逆光题材,就不再放在这里刷屏了)

 

Amber梁馨心·LoFoTo:

【Sunset Beach 日落海岸】弎

吃过晚餐,我骑单车去拍日落。

这里的日落很美,也是它名字的由来。

很多旅客把车停在路边,欣赏一轮红日缓缓落下。

我的相机已经无法准确的复述那由橙转红变紫的绚丽景象

但我并不恼。每一幅画面都在脑海里,我的心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。

这才是旅行的意义和收获。

屹青:

「聖皮埃爾教堂」


攝於巴黎,二零一四年六月

 

Hasselblad 503CX

Carl Zeiss Distagon T* CF 60mm 3.5f

Fuji Velvia50

到隔壁岛国散散步(一)

mola很懒:

岛国,日本,国人对这个国家的感情总是会比较特殊。除此之外的国家,我们可以毫无顾忌地称颂对方的优秀,或者客观评价其的不足,甚至能用调侃的语气去吐槽弊端。唯独日本,总要在称赞之余保留观点,无论他们表现得多么出色,也难以仅用褒义词来描述一切。我可以说挺喜欢美国的,却至多用欣赏来表达对岛国的感情。


此番日本行,决定地很突然,筹备地很仓促,从准备签证材料到出行不过一个月零三天,中间还去上海、北京折腾了一番,所以直到出发前一天晚上还在做功课;但也是幻想了很久的旅行,如果从童年起看动漫看日剧到现在算来,那就是足足准备了二十年有余,所以脚踏实地后到处都是即视感。


虽然2013年去了趟北海道,但我始终固执地认为只有踏上本州的土地才算去过日本,很高兴终于在时隔一年后,在2014年的尾巴,我实现了长久以来的梦想,完成了一个人的旅行,从东京登陆到大阪飞离。在请教了几乎每年要去一次日本的同学SH后,她给了我大致行程的建议,要去的城市,每个城市必去的景点,实际操作时,也基本是跟着她的建议来。事实上,这次的前期准备比较简单,订好房间订机票,再买个14天的JR PASS就算是准备就绪,只待出发了。





不出意料,浦东国际机场排队的航班过多需要等待,票面的9点55分不过是关舱门的时间,在飞机上睡了一觉醒来还在地面,终于熬到11点飞起来,估摸着大概是要晚点了,心焦要是遇上传说中的东京晚高峰一定体无完肤。想到拖着个30寸的箱子,要人生地不熟地从成田机场去东京站打怪兽(传说中迷宫一般的JR站),最后到水道桥入住,只剩下心塞。


这时候能拯救我心情的只有食物了,听到空姐分发午餐,是当时最悦耳的声音。beef or chicken,我想这是全世界人民最熟悉的英文单词了,有时还会来个pork or fish调剂下吧。坐了这么多趟飞机,没有十次也有二十次,我是头一回碰到这么可爱的空姐,把牛肉饭和鸡肉饭的盒子颜色记反了,所以当时机舱里所以偏好鸡肉饭的朋友们都吃上了牛肉饭,直到吃完都怀疑自己的味觉,以及对鸡肉和牛肉的形态认知。


吃饱喝足,既来之则安之,管他迟到多久,大不了今晚的行程全部掐掉,明天开始玩罢了。没想到落地时间还比预订的13点55分早了5分钟,没想到天气预报真的很准——东京大雨,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情又开始焦躁了。这时候唯一的好消息就是,同学LJ说会去东京站接我带我去酒店,雨是阻止不来的,打怪兽有帮手那是最好的。


下了飞机出口电梯,就迷迷糊糊地在右边排队,上去后发现怎么大家马不停蹄地往上走。直到过了N个电梯后,在过道扶梯处看到“Please stand on the left”时,才真正有已经身处岛国的真实感。撇一眼窗外,看到巨大的整身Hello Kitty喷漆飞机,不禁感叹下,这个动漫的国家卖萌没救了。


容我赞许一下成田机场的baggageclaim,这是在回到浦东机场时遭受摧残后决心一定要一吐为快的,不提都觉得对不起地勤大叔辛勤整理一个个滚下来大箱子的劳动。的确日本人口是要比中国少,但是要说成田机场的客流比浦东机场少很多,那我也是不那么相信的。同一个航班下来的不会都是日本人,甚至从上海飞东京的飞机上,我认为会有一半是国人,怪的就是这边国人就愿意站在黄线后安静等待,那边就是一窝蜂得挤在传送带前面。再来说大叔,起初我很好奇,为什么他要把箱子整齐地排列成5到6个一组,并和下一组之间间隔一米以上的距离。后来我渐渐意识到,这样做事要方便乘客提取,减少几个人同时挤在一块的概率。发着呆看着传送带在我面前滚过好几回,终于等到我的行李,拎上就走,掐指一算还能赶在晚高峰前进城。





找到JR工作点换取JR PASS,之前做的功课派上用场了。把写满日文英文的日期、班次、站名,以及龟毛要求的本子递给工作人员,对方就开始帮我一张张兑换指定券。为什么说是龟毛的要求呢,因为我把所有指定席都要求成最后一排,这样一来我就不担心行李箱没地方放置,或者占了别人的过道。后来实践发现,这个要求可以不提,一来是列车坐不满人,二来是每节车厢都有专门的行李安放处,并且还是带锁的,所以即使离得很远也不必担心被他人误拿。还有一个更龟毛的要求是,指定岚山JR小火车的四号车厢偶数排座位,当被工作人员告知没有四号车厢后妥协去了一号车厢。就这个问题,工作人员表现一脸茫然,于是我以一个做过功课的外国人姿态告诉她,因为五号车厢是当天售卖的站票,而且车厢是没有玻璃敞开式的,可以360度无死角观赏美景,游客争相购买四号车厢不过是因为离五号近,到时候可以转去五号车厢看风景。至于偶数座位嘛,这个真的很庆幸看了别人的攻略,待到岚山之时再慢慢道出。



搞定一切便去搭乘成田Access去东京,按照计划赶上了15点14分发车的一班。刚准备上车就被拦了下来,说列车还在打扫,幸亏我当时一个机灵,假装问询车厢有没走对,要不然别人一定得嘲笑我猴急成这样。说来也是怪,初到东京就开始有人来问路,几个印度人打扮的一家子问我九号车厢在哪儿,我居然还毫不犹豫地给了答案,看来是我知道的太多。